Share

乙酰氨基酚可能干扰肿瘤免疫治疗的疗效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改变了肿瘤治疗的模式,其使用适应症正在扩大。除ICI等特定的全身系统性治疗外,许多患者在病程中需要治疗肿瘤相关症状,如疼痛。对乙酰氨基酚(APAP或醋氨酚)单药或与其他镇痛药联合常用于肿瘤相关疼痛。一般认为APAP是安全的,但新出现的证据表明其可能具有负性免疫调节作用。例如,使用APAP与疫苗接种的抗体应答降低相关。在ASCO的2022年会上,汇报了评估APAP对肿瘤患者免疫治疗疗效影响的有意思的数据。这些数据,以及随附的社论,最近也发表在《肿瘤学年鉴》上。

研究者通过分析接受ICI的晚期肿瘤患者的三个独立队列的血清/血浆代谢组学数据,评价APAP暴露对临床结局的影响。纳入了来自CheckMate 025和两个法国机构生物标志物项目BIP和PREMIS的患者。在CheckMate 025队列(n=297)中,与未检出水平的患者相比,在免疫治疗开始时检测到APAP或其代谢物APAP葡糖苷酸与总生存期(OS)较差相关(风险比 HR 0.67;P=0.004)。在BIP队列(n=34)中,可检测到 APAP 或其代谢物的患者客观缓解显著较差(ORR;0%vs 29.4%;P=0.01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OS有较差趋势。PREMIS 研究的患者(n=297),PFS(HR 0.69;P=0.009)和OS(HR 0.47;P<0.001)显著较差。此外,该队列的多变量分析显示,APAP(或其代谢物)的存在与较差的PFS和OS相关,独立于其他预后因素,包括年龄、肿瘤类型、ECOG体能状态、肝转移和LDH水平。与这些临床研究结果一致,研究者证明APAP也降低了ICIs在已知对ICIs反应良好的结直肠癌(MC38)临床前小鼠模型中的疗效。用APAP加ICI处理的小鼠肿瘤显示调节性T细胞(Tregs)浸润增加和干扰素-γ分泌减少。在接受APAP治疗24小时的健康志愿者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分析中显示,APAP的免疫调节作用相似。汇报讲者Antoine Italiano博士(Bergonie研究所,法国波尔多)得出结论,这些临床前和临床数据表明APAP与ICI在晚期肿瘤患者中的疗效降低相关,应慎用,尽管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在讨论环节中,Margaret Gatti-Mays博士(俄亥俄州立大学,美国俄亥俄州哥伦比亚)评论常用药物对ICI疗效和毒性的影响可能大于既往报告的对化疗的影响。因此,临床医生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药物相互作用,并且更好地了解对肿瘤微环境、外周免疫反应和正常菌群的脱靶效应。她将数据称为“假设生成”,但尚未改变临床实践。她对APAP暴露的药代动力学和对ICI疗效的真实影响提出了问题,尤其是考虑到其半衰期(1-3小时)短于ICI(20-25天,PD-L1占用超过100天)。她还质疑长期使用镇痛药(例如,APAP)是否可能是“另一种形式上的非常晚期的恶性肿瘤”。

参考文献:

Bessede A, et al. ASCO 2022: Abstract 12000.

Bessede A, et al. Ann Oncol. 2022, May 29 [Online ahead of print].

Berraondo P, et al. Ann Oncol. 2022, June 24 [Online ahead of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