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维布妥昔单抗联合方案一线治疗晚期霍奇金淋巴瘤

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一线治疗具有非常高的可治愈性。然而,约20%的晚期III/IV期疾病患者在标准化疗后有复发的可能,如多柔比星、博来霉素、长春花碱和达卡巴嗪(ABVD)。虽然个体化强度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引导的治疗策略改善了患者耐受性和疾病控制,但与ABVD相比,这些方法未显示有意义的生存优势。基于改善的结局和有利的毒性特征,包括抗体药物偶联物、维布妥昔单抗和抗PD-1免疫治疗(纳武利尤单抗、帕博利珠单抗)在内的新疗法获批用于复发性/难治性疾病,目前已在早期治疗线中探索了这些药物与化疗的联合治疗。
FDA已根据随机III期ECHELON-1研究的结果批准维布妥昔单抗联合化疗作为既往未经治疗的晚期cHL患者的一线治疗,该研究显示改良的无进展生存期(mPFS)显著改善和可管理的安全性特征。在ECHELON-1研究中,1,334例既往未经治疗的III期(36%)或IV期(64%)cHL患者接受了6个周期的ABVD方案或维布妥昔单抗加多柔比星、长春花碱和达卡巴嗪(A+AVD)治疗。在ASCO 2022年会上,预先规定的中位随访6年时总生存期(OS)分析的数据进行了汇报。与ABVD相比,A+AVD治疗显著改善了OS,死亡风险降低了41%(风险比 [HR],0.59;P=0.009)。A+AVD组估计的6年OS率为93.9%,ABVD组为89.4%,中位OS未达到。各亚组的OS获益基本一致,年龄、非白人、ECOG体能状态和治疗2周期的PET状态与OS的相关性最密切。值得关注的是,男性患者比女性患者表现出更好的获益。与ABVD相比,A+AVD方案也使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2%(HR,0.68;P = 0.002)。A+AVD与ABVD的估计6年PFS率分别为82.3%和74.5%。未报告新的安全性信号。虽然A+AVD组2年时治疗相关周围神经病变的发生率更高(67 vs 43%),但6年随访后,两个治疗组中大多数患者消退或持续改善。重要的是,观察到A+AVD组的继发性恶性肿瘤较少(23 vs 32)。Stephen Ansell博士(Mayo诊所,美国罗契斯特)提供了这些数据,并得出结论,根据结果,“对于既往未经治疗的III期或IV期cHL患者,应将A+AVD视为首选的一线治疗选择”。

讨论者Alison J. Moskowitz博士(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CC,美国纽约)指出,当首次报告ECHELON-1的主要研究结果时,两组之间的2年改良PFS仅显示“适度”差异。然而,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PFS优势得以维持,目前转化为OS获益。此外,她强调在一项新诊断为高危霍奇金淋巴瘤的儿科患者(年龄达21岁)的III期AHOD1331研究中,维布妥昔单抗治疗方案显示了更优的无事件生存期,风险降低59%,且毒性未增加。在她的结论中提到,“我想说,在这一点上,对于晚期霍奇金淋巴瘤,以及高危霍奇金淋巴瘤儿科患者,基于维布妥昔单抗基上联合化疗现在都是标准方案”。然而,她指出,还有许多尚未回答的问题,包括PD-1抑制剂是否应该纳入一线治疗中。正在进行的探索该策略的研究结果值得期待。

参考文献:

Ansell SM, et al. ASCO 2022: Abstract 7503.

Castellino SM, et al. ASCO 2022: Abstract 7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