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新联合方案改善前列腺癌患者生存

转移性和非转移性前列腺癌的治疗格局都在迅速演变,PEACE-1和STAMPEDE临床研究具有改变临床实践的意义,分别评估了治疗转移性激素/去势敏感性前列腺癌(mCSPC)及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的标准治疗药物的新联合策略,在ESMO 2021线上大会的主旨研讨会环节进行了汇报。

  • PEACE-1研究:转移性去势敏感性前列腺癌(mCSPC)

前列腺癌是一种激素驱动的疾病,数十年来雄激素剥夺疗法(ADT)通过降低睾酮水平,成为mCSPC比较普遍的治疗策略。在最近几年,临床研究显示加入多西他赛或者雄激素受体通路抑制剂(如阿比特龙,恩扎卢胺,阿帕他胺)联合ADT对比ADT单独治疗会改善患者生存,目前联合治疗方案也成为新的标准治疗(SOC)。III期P EACE-1 研究探索了ADT、多西他赛及阿比特龙(与泼尼松龙联用,AAP)三药联合方案在患者结局上的疗效,研究结果由 Karim Fizazi 博士(巴黎萨克雷大学,法国巴黎)进行大会汇报。该研究为2×2析因试验设计,纳入了1173位未经治疗的mCSPC患者。在本次数据分析时,中位随访时间为4.4年。研究结果显示,AAP联合多西他赛及ADT能够显著延长中位影像学无疾病进展生存期(rPFS)2.5年 (4.5年 vs 2.0年,HR为0.5,P<0.0001)。总生存期(OS)也得以延长,与ADT联合多西他赛治疗组相比,死亡风险降低25%(OS不可评估【NE】vs 4.4年,HR为0.75,P=0.017)。在高负荷转移性患者中 ,OS分别为5.1年 vs 3.5年(HR为0.72,P=0.019),为这种侵袭性疾病的患者带来1.5年的生存获益。而低负荷转移性患者的数据还未成熟,目前该研究还在持续中以评估在这部分人群中的生存获益。将阿比特龙加入多西他赛及ADT的联合治疗并未出现明显的协同性不良反应,报告的严重不良反应很少。Fizazi博士在结论中指出,研究数据将改变临床实践,高负荷的mCSPC患者应该接受三药联合的治疗方案。

  • STAMPEDE研究: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

对于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3年的ADT联合局部放疗的治疗模式与其中单独一种治疗相比被证明能够改善患者结局,并建立起标准治疗(SOC)。然而,该联合治疗后的失败率仍然非常高,而且在其基础之上再增加多西他赛也并没有能够延长生存。在转移性前列腺癌(M1 PCa)的患者中,在ADT之上联合第二代的抗雄激素药物能够提升患者结局,但该种联合方案能否也使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获益仍然是一个疑问。而 STAMPEDE 研究就是针对该问题进行评估和探索,并使用多臂多阶段平台研究设计。在该研究中共纳入1974例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随机分配到接受ADT组(标准治疗)或者ADT联合AAP±恩扎卢胺(ENZ)组,中位随访时间为6年。该 研究结果由Gerhardt Attard 博士(伦敦大学学院,英国伦敦)进行汇报,结果显示与单用ADT相比,在ADT基础之上联合使用2年AAP的方案能够显著提高无转移生存期(MFS,HR为0.53,P=2.9 x10-11)和总生存期(OS,HR为0.60,P=9.3×10-7),且6年MFS率从69%提升至82%,6年生存率从77%提升至86%。前列腺癌特异性6年生存率也从85%提升至93%。需要注意的是,在APP基础之上联合ENZ并未在疗效上带来增效但却增加了毒性。Attard博士在结论中指出,对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在ADT基础之上联合使用2年AAP的方案能够显著提高MFS和OS,应该被考虑作为新的标准治疗进行临床应用。他同时提到,可能更短期的治疗时长就能够非常有效,但是该研究并没有能回答这个问题。

Eleni Efstathiou博士(德州大学MD Anderson癌症中心,休斯顿,美国德克萨斯州)作为PEACE-1和STAMPEDE研究的讨论专家,认为研究数据非常具有临床意义,将会改变高危非转移性前列腺癌的临床实践,也将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的治疗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她在点评结论中指出,“使用‘强化版’雄激素信号通路抑制剂进行更早的联合治疗,目前是对于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患者的需求”,同时她强调临床医生应该根据以上数据去调整他们的临床实践,在药物可及的情况下为患者使用新的治疗方案。

参考文献:
Fizazi K, et al. ESMO 2021; Asbtract LBA5_PR
Attard G, et al. ESMO 2021; Abstract LBA4_PR